受到观众怒赞,却早早“死”于宣发与排片的《绣春刀》

2014-08-18 项目

展示量: 1797
受到观众怒赞,却早早“死”于宣发与排片的《绣春刀》
在喧嚣过后的暑期档尾声,一部叫做《绣春刀》的电影,静悄悄地来,却似乎不愿意静悄悄地走——它和它背后的团队正在奋力地“逆袭”,在不被影院经理们看好的情况下,在刚刚过去的一周里,上座率一路攀爬,8月16日一度高达42.42%,为同天所有上映影片之首。但不幸的是,始终得不到影院经理们在排片上的强力支持。

以下是《绣春刀》的上座趋势与排片情况趋势。


令人惊喜的是,《绣春刀》收获了今年暑期档极为难得的来自影评人们和专业电影人们的“交口称赞”。@编剧余飞、@俞白眉、@管虎同学、@陈铭章导演、@导演高群书、@林育贤导演、@鹦鹉史航、@影评老大爷暗夜骑士、@magasa、@旭东王等都在微博上热情推荐了此片,并且对该片给予了专业的评价和分析。笔者的社交圈内,大凡看过此片的也都与笔者一样,给予了肯定的评价,确系今夏难得一见的好电影。

就是这部被广泛叫好的电影作品,却并未收获来自票房的积极肯定。自8月7日上映以来,十天后(8月16日),影片刚刚突破7000万,与同为暑期档的青年导演邓超、肖央、郭敬明、韩寒等相比,路阳的《绣春刀》十天仍未破亿,多少有些尴尬——毕竟这是一部上映在票仓暑期档的电影。

宣发难题

该片的出品人兼制片人王东辉告诉创投分享会,他对目前的票房并不满意,他们原来的预期是1个亿起跳,选择暑期档也正是希望在这个票仓里分一杯羹,但目前的状况“迫使”他每天看排片、看上座率,并把这些数据上的“捷报”转发到微博和朋友圈,期望凭借自己的的这种倔强和努力成就影片的逆袭。而这种几乎刷屏式的自我营销,王东辉自承“别无选择”。而网络上也有诸多批评指向了《绣春刀》的发行方,难以理解一部好片为何在宣传上竟难觅踪影。

公平地说,对于任何一个发行方而言,这部影片在如此热闹的暑期档都是一道宣发的难题:

√ 类型遭遇看空。古装武侠类型影片在近年来的市场表现上可谓是江河日下,观众已产生明显的审美疲劳。尽管定档时考虑该片可能在同期是没有同类影片竞争,但事实上却“不幸”遭遇《白发魔女》,而后者的宣发攻势当然势不可挡。《白发魔女》恶评如潮,最受伤的是《绣春刀》——对古装武侠类型的失望情绪轻易转至后发上映的《绣春刀》上,让影院经理和观众均做出了消极的预判。

√ 映前宣传几无凭借。演员阵容中仅有张震堪称是电影明星,演技精湛,但在票房号召力方面则并无此项技能。刘诗诗自《步步惊心》之后再无佳作可以推高其人气,而且在上半年的续作《步步惊情》的颓势下实际上已无力支撑大银幕所需的星光,何况其在该片中的演技槽点满满。没有耀眼的阵容,宣传就失去了凭借,明星的吸引力永远是版面和注意力的焦点所在。倒是包括周一围、聂远、金士杰这些配角在本片中分外出彩,将人物刻画得生动、立体、印象深刻,但这些则是影片上映后口碑宣传的凭借了。

√ 片名没有即视感。不论是早前的《飞鱼服绣春刀》还是最终定名的《绣春刀》,虽然都是锦衣卫的身份标识,但是媒体、观众与片方存在严重的信息不对称——观众存在较高的学习成本对于宣传而言是大忌,片名在传播上几乎是失败的。

√ 故事无新意,新意在讲故事的方式。故事的趣味被锦衣卫、东厂、魏忠贤这些“套路”消弭,媒体和观众无法想象这里的“新鲜”从而引发好奇心。而看过影片的人会发现影片的趣味在于讲故事的方式,特别是人物内心的丰满刻画以及剪辑上的多变和凌厉——但这如何宣传,如何让媒体和观众相信一个青年导演在这方面的才能呢?如果影片能够获得一些奖项的话,或许有助于宣传在此基础上建立“新意”。

创作者依然故我?而资方答应么?

七月票房突破36亿元,整个2014年暑期档有望突破80亿元,将肯定创造历史新纪录。毫无疑问,如此充盈的市场空间对于电影人们是一种幸福,但七月的国产片“王者”们《分手大师》《老男孩猛龙过江》《小时代3》和《后会无期》虽然惊艳了票房,却绝难被认为是电影佳作,或许连这些导演们也未曾真的想完成一部“电影”意义上的佳作,票房已经成为了从创作人员到市场人员均奉为圭臬的生产原则。而《绣春刀》、王东辉、路阳在与7月的国产片“王者”们相形之下,则显得有些异类,在创作的路上与票房“英雄”们相比更是显得有些孤独,尽管两位当事人并不这么认为。

王东辉说:“没有人具体定义电影是什么样的形态,《绣春刀》尊重电影的架构,我和路阳都尊重电影的规律,希望给观众一个圆满的故事。每个时代,都会有’剑走偏锋’的成功者,只是最近这样的成功多了些,于是大家的心态就会不一样。”分开接受采访的路阳,表达的想法与王东辉很相似,“完全没有考虑这方面的问题。我一直觉得,每个电影都有自己的命,这种命并不取决于自己的态度和品质。市场的受欢迎程度并不是单一的,尽管目前的票房我们并不满意,但这不会影响到我们做电影的心态。”

王东辉告诉创投分享会君,本片的制作成本约为3000万,这在今天的中国电影市场绝不能算作是大制作,而能够将一部在摄影、美术、服装、造型、动作上认真考究的古装电影的成本控制在3000万以内,制片人和整个制片团队是尽了全力了。王东辉粗略算了一下,只有票房超过9000万本片才能勉强算是保本。因此,即便王东辉与路阳在可能的失败面前声言仍会继续坚定地遵循“电影规律”继续创作和生产,但市场并不会同情“电影规律”,特别是对于一个年轻导演而言(就算是郭敬明、韩寒,亦同),一次失败会让下一次的创作和生产变得非常艰难——对绝大多数资本来说,它们是要追逐利润,而非追逐才华。

附:《绣春刀》:武侠电影新气象

下文是著名独立影评人王旭东先生就《绣春刀》的一篇影评节选,或可看出该片好在哪儿,而其值得提高的地方原文亦有详细论述。

青年影人路阳编导的第一部武侠片:《绣春刀》将新黑色电影(梅尔维尔为代表)中的团伙犯罪、灰色宿命的人物、贪欲致使毁灭等诸多元素表现传统武侠类型片的主题,为传统武侠类型片吹来一股新风。

从叙事策略上来看,《绣春刀》对武侠片的创新贡献,不亚于《双旗镇刀客》将经典西部片(《原野奇侠》叙事策略、元素)与武侠片结合的贡献。

想在一部95分钟的影片中鲜明的刻画出群像是非常困难的,《绣春刀》做到了,锦衣卫结拜三兄弟:武官名门之后大哥卢剑星(王千源饰演),忠孝仗义;年少老成性格扭曲的沈炼(张震饰演)、出身卑微少不更事的靳一川(李东学饰演);以及阴毒变色龙的大反派靖忠(聂远饰演)、世故但识大义的丁(周一围饰演)等主演们都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与导演对演员表演出色的指导密不可分。

通看全片,路阳等主创在有限的条件下,创作出2300个之多的镜头数,是尽了全力的,值得肯定。开篇3分钟左右和15分钟时的两场夜戏(追逐)段落,男主角沈炼在2分钟在灯笼光线高反差下的第一次亮相,在7分钟在镜头焦点由虚变实第二次亮相:手持摄影、造型光的运用较好的提升了全片的悬念效果,同时明确了影片色彩叙事的决心,和创作初衷,也是值得肯定的。

本文所有排片率、上座率均取自微排片(weipaipian.com),票房引自微信公号#中国电影票房吧#
Copyright©彩票网投APP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