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员工穿盗版卫衣”这种单方说法是怎么登上头条的?

2014-11-13 项目

展示量: 989
“天猫员工穿盗版卫衣”这种单方说法是怎么登上头条的?

文/阳淼 山寨发布会创始人


昨天在阿里参加完双十一的24小时直播后一觉睡到自然醒,醒来后就看到某新闻客户端大头条“双11天猫员工被穿盗版卫衣”,内容说的是某设计师发出公开信,指责天猫在双十一当天有很多小二穿的卫衣系盗版,外观模仿了她进行了作品登机的翅膀卫衣。该设计师在天猫开店,所以公开信内声称天猫员工穿盗版不可接受要求道歉云云,还认为“HR买错盗版”的理由不可接受。


自媒体兴盛的今天,一个彩票网投APP创始人发一封公开信指责一个大公司很正常,甚至也越来越常见。不常见的是,一些媒体在这件事中的表现。既然一方指责另一方,那是不是应该去找另一方求证、确认一下,比较符合新闻操作流程呢?淼叔以前在新京报工作时,每天最基本也最繁琐的工作就是就向当事公司各种求证,哪怕对方不予回应或者联系人不接电话,都要写一句“对方不予回应”或“XX公司发言人未接听电话”。但在上述稿件里,这些必要的求证都看不到。这种情况下把一个单方说法置于头条,还人工加上提要,等于用媒体公信力来为一个单方说法背书。


淼叔个人影响力有限,只想在山寨发布会这个科技记者社区内替上述门户补做功课,把公开信另一面求证到的东西也放出来,在一些严谨媒体的后续报道中,能有一个参考作用。当然,最后还有精彩彩蛋放出。


以下为淼叔从阿里巴巴的朋友那里取得的信息。


1、公开信中指责的身穿红色卫衣的员工,系菜鸟网络员工,不是所有媒体报道时的“天猫员工”。穿着的时间是10号,不是双十一当天。


2、也正因为如此,阿里巴巴方面对此的正式回应和道歉发表在“菜鸟网络”的官方微博上,不是天猫官方微博,所以很多人没看到,因为该微博仅有一千多个粉丝。淼叔也是通过几位公关部高层的转发看到的。


3、购买的卫衣数量为300件,而有些媒体在报道时直接根据双十一的天猫参加员工数报道为2000件。


4、接到设计师投诉后,除封存了这300件卫衣后,阿里方面将该设计师天猫店中的所有存货(49件)买下,以示补偿。


5、这批红色卫衣不是从天猫或者淘宝购买的。


下面是第三方信息与评论。理论上媒体没有必要的义务把这些信息加到报道里,不过为了更全面地反映事实,并帮助读者了解新闻,通常会在篇幅、时间许可时加入。


在天猫中搜索,可以找到不少店家在销售翅膀卫衣。不知道该设计师的诉求是不是将这些卫衣都下架,公开信里能看到的是要“追究售假责任”。但这些卫衣都是该设计师作品的盗版吗?还是请您看最后的彩蛋。


一位在创投分享会和百度百家开有专栏的法律工作者对这件事的评论是:“采购有预算,就算是故意买假都是有可能,不过故意与否是证明不了的。比如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衣服,任何一套我都可能以为是正版的,买过来只要不重新投入商务渠道就不承担侵权责任”。


这句话略微翻译一下就是,在这个事件中,菜鸟网络是一个买家,在不能证实“刻意买假”的情况下,买家是无需承担侵权责任的;而在日常执法中,出于执法成本和效率的考虑,承担侵权责任的通常也都是制造、销售假货的环节,而非买家这一方。


在菜鸟网络的回应、道歉声明中,陈述的购买过程是“用’翅膀、羽毛、卫衣’”等关键词。菜鸟网络在这件事里是单纯的买方,与出售彩票网投APP天猫没有关联。退一步说,即使天猫员工是买方,也并不能证明天猫方面就负有责任——前面说了,这些衣服也不是从天猫上买的。


最后就是彩蛋来了。在设计师公开信发出后,微博上有自媒体人万能的大熊和普通用户中国无远弗届指出,翅膀卫衣也并非该设计师原创,而是日本设计师三原康裕(Mihara Yasuhiro)在去年发布的设计。后一个用户的发言记录淼叔查看了几屏,水军的可能性很小,因为该用户看上去是个挺独立的锤黑-_-


淼叔不是设计专业人士,不能分辨该设计师的翅膀卫衣与三原康裕的翅膀卫衣是什么关系,所以只把两个作品的图放出来,请有分辨能力的读者参考。如果不算抄袭,那中国设计师的确可以继续维权;如果算抄袭或借鉴,那我们就帮日本设计师维权起来吧。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说天猫不需要承担打击假货的责任,只是说,主体,要换了。


0.jpg日本设计师去年作品


0 (1).jpg

中国设计师今年作品

阳淼将在微信公众号山寨发布会上更新他的最新行业观察,新浪微博@阳淼,私信开放。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创投分享会立场
Copyright©彩票网投APP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