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远:百度需要坚定的执行者,我乐于挑战

2014-11-13 项目

展示量: 775
李明远:百度需要坚定的执行者,我乐于挑战

创投分享会注这是一篇有关百度副总裁李明远的私家采访,谈论业务少,谈论他个人更多些。读者们可能从中看到一个更真实的天蝎男李明远和更真实的“狼厂”百度。原文来自《ELLEMEN睿士》(微信公众ID:ellemen_china),原题为《百度副总裁李明远:年轻的“头狼”》,创投分享会进行了重新校对。本文已获得《ELLEMEN睿士》的授权,友媒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


采访、撰文、编辑:费文晶 摄影:刘小杨(YANG STUDIO) 时装编辑:高雅 妆发:梁漫(MARA STUDIO) 时装助理:丁丁


“我帮助别人的时候,会不计代价”

采访之约的路上,李明远耽搁了一小会儿,他看见有位身着骑行服的小伙子在路边求助,地上铺了一张纸,写道“谁能给我20元钱,让我骑到北京。”李明远把车停在路边,走到小伙身边问:“你从哪里骑来的?”小伙子顿了一下,说,“湖南。”李明远一听,确实是湖南口音,干脆地给了小伙子100元,也立时收获了围观群众的奇怪眼神,因为他甚至没有问第二句话。

“我帮助别人的时候,会不计代价,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李明远穿着一身球衣,一边配合化妆师,一边轻声说,“他走到这一步肯定不容易,我想如果能帮他,也许能避免一些不好的事情。即使遇到一百个骗子,但有一个真是走投无路,也是有价值的。”

“其实我的生长环境和家庭背景,简直是特别正常,特别简单。”李明远说。从爷爷辈儿开始,已经是出生在军区大院的第三代子弟,军歌和半军事化的生活,令他从小就爱憎分明,充满正义感,信奉绝对能吃苦,但不能吃亏。如果受了委屈,他会使用西北人崇尚的简单直接的方法—— 打架。高二之前,这种血性和火爆的记忆非常多,在他的母校兰州一中甚至小有名气,比如校运会上,领导在台上致词,他在台下打架,体育老师从两米高的主席台上跳下来,拦腰将他抱走。更多的时候,他和哥们儿混在一起运动,觉得和女生玩是浪费时间,出于兄弟间的义气,考试的时候答两三份卷,打耳洞、听摇滚、开音响店……

青春的叛逆忽然在高二戛然而止,李明远感到厌倦了,于是沉入广泛的阅读——武侠、阿来、路遥、村上春树,看到无书可看,就把琼瑶阿姨也读了一遍。不论是来自异域之地的《尘埃落定》,还是描述普通人故事的《平凡的世界》,在别人的故事里,他同样在经历这个世界,也让他更强烈地感知到正义的力量,“读完这些书,我知道自己以后一定会去做点好事。你看东野圭吾说杀人是很残忍的事情,为什么有人会迈上这条道路,会产生这股恶意?我从书里看到一个正常人,和我们一样的人,怎样一步一步做了在他看来必须做、不得不做的事情,所以能帮别人的时候一定要帮。”

偶尔,善举也需要冲动和个人英雄主义的情怀。2008年汶川地震的当天晚上,李明远临时做了一个决定——去现场做些事情。当晚,他和同事张熙一起开车到青川县,为日本救援队提供从驻地到挖掘现场的接送。四天里,没法洗澡,每晚睡在车里,最后食物消耗殆尽,恰巧有一个团开进来,李明远对张熙说:“我们的使命完成了,别添乱,该回去了。”

“职位越来越高,明远变化不多”

正义,在李明远身上始终有很强的存在感,出于主持正义的使命感,临近大学毕业的时候,他一度渴望做一名律师。“80后受的教育是——法律是你的武器,看《秋菊打官司》,懂法和不懂法,人生的命运会有很大差别。”当时李明远认为,很多不公平是因为不懂法造成的,现在他更多归结于信息不对称,虽然没有为“秋菊”打官司,却能够利用百度这样高效的媒体,实现信息的对称。

熟悉李明远的同事都知道,他那些令人惊叹、指向神奇的光环,并不是一个意外。2005年,黄太吉创始人赫畅曾经在就职于百度用户体验部门时,常常和李明远一起开会,当时就对他的思维逻辑和敏捷程度,以及那个岁数的年轻人少有的沉稳印象深刻。

有一回赫畅发起了关于“百度知道”一系列设计的会议,由于准备仓促,会上很多讨论陷入僵局,李明远“挺身而出”,替他打破僵局,帮助他开完会议。“从那时起,我就知道这个人一定能做大事,他走到今天完全是意料之内的事情,”赫畅说,“虽然他的职位越来越高,但那更像是外部的东西,从人的层面,明远真是变化不多。”

在这十年中,亦师亦友的李彦宏是如何也无法绕开的名字。尽管李明远并不完全相信星座这回事,他还是把两人同是天蝎座作为一个参考——相像的思维逻辑、认真、关注细节,知道对方要什么,无需伪装。他说,“Robin对移动商业未来和本质的见解一针见血,百度需要坚定的执行者,我也乐于挑战,一切顺理成章。”

“足球场上拼搏能让我兴奋”

时间,对他总是那么稀缺,这些生活片段的回忆已经占据了半场球赛——他的另一个战场。从2005年开始,李明远加入现在的足球俱乐部,不管多忙,周末都会飞回北京踢球。按照球队队长张乐的说法,比赛出勤率低的时候,李明远就成了最佳参照——你们忙?还能有李明远忙?人家都能场场到,你们怎么就能忙到安排不出一场比赛的时间?

百度世界大会的前一天,球队安排了一场比赛。因为第二天李明远要在台上有一个接近半小时的演讲,张乐建议他不要来踢了,好好准备,好好休息。比赛开始前五分钟,李明远完成彩排,还是赶到了球场,张乐问他:“明天那么重要的场合你今天还来踢球?”李明远说:“我是一个战斗的人,只有在球场上拼搏一下才能让我兴奋!”

以下为采访过程中的对话:

ELLEMEN:同事对你工作的评价是非常非常勤恳,背后的动力是什么?

李明远:完美主义,或者说是自尊心使然。我不太喜欢自己不知道些什么,或者说可知道可不知道的事情,我觉得我应该知道,我不喜欢被别人问住,但我又不喜欢瞎说。

ELLEMEN:你积累了很多知识,工作上也取得了一些成绩,内心是否会很骄傲?

李明远:我曾经很狂妄。2009年底从百度出来,去UC Web之前,中间有交接,那段时间已经不是特别忙了,不用每天去公司,所以就出国旅行,看很多书。装修房子的设计师是一位初信的基督徒,当时他看很多东西不明白,我就为他分析,本来是说服他的,慢慢自己也被说服了。大部分人只相信自己肉眼看得见的东西,我觉得这个价值观不对,神是什么?他是需要我们去敬畏的,他掌握了我们不知道的东西。人还是应该有内心的底线,上面最好有一个天花板是你所敬畏的。

ELLEMEN:面对的最重大的选择是哪一次?

李明远:在职业生涯中,离开百度那一次,我面临一个选择,是出国读书还是留在中国。我当时很想去念书,要么是管理,要么是哲学,当时纠结了很久,归根结底是舍不得离开中国,我觉得这些年是中国变化最大的时候,如果我当时走了,过几年再回来,这个机会就真的失去了,不会再有了,去国外读书未来还是有机会的。所以我做了一个决定,把这个时光留在国内,边工作边念书,所以当时读了中欧,来度过这个——有人称为调整期,有人称为蜕变,随便怎么称呼吧,这是给自己相对没这么大压力的一段时间。

ELLEMEN:不过你又被李彦宏请回来了,他在哪些方面对你影响很大?

李明远:Robin是一个非常绅士的人,这一点在中国彩票网投APP家里极其少见,绝大多数彩票网投APP家在中国不能太绅士,因为社会竞争就是丛林法则。你看Robin面对非议、面对攻击的时候,他一点都不解释。有很多人来找我说,哎哟,一搜我就有很多负面新闻,能不能帮忙,我说你去搜搜李彦宏有多少负面,他什么也没做,也没说你们替我处理一下,从这点上说,他非常绅士。他很明白:对,我是这个公司的创始人,但也是CEO。这点我很理解他,所以愿意和他这样的人共事,有什么说什么,你开心就是开心,不开心就是不开心。

ELLEMEN:所以你有什么动向,不会向他隐瞒,反而外界比你俩都操心。

李明远:前一阵子传我要跳槽去京东,其实我很早就和他说:外面有这么多人说这事,有什么建议?他说,只要你不烦就好了,没必要过分去回应什么。他给我很多启发,他比我经历过更多事情,百度并不是一帆风顺,他在那个位置要承受更大的压力。我反而觉得自己比他幸运,我生存的这个时代要比他好。他到美国去学计算机之前,都没用过计算机。我们要什么有什么,信息也很发达。而他没有学过管理,遇到很多问题也不知道怎么办,也是一路摸索。我们更早接触社会,有更大的选择余地。他们那个时候,我甚至觉得没有太多可以选择的,大学毕业,要么分配到单位,慢慢熬,要么拼命出国,基本是前途未卜。

ELLEMEN:两年前,李彦宏开始提倡“狼性”,但在同事眼中,你更像《人猿星球》里的凯撒,一个有远见的领导者,电影结尾,他的那双眼睛里,有很多人类的情感。

李明远:有人说我有些多愁善感。我说,是吧。移动云事业部有三千多人,我不允许团队里谁和谁有小别扭,有的人可能无所谓,我不行,我会花时间去解决这些问题,甚至在他们工作以外的事情上花些时间,这么做的好处是,我的团队在凝聚力方面没有问题。一个有性格有脾气的人,他比较真实,我能把握他,他也能把握我。有的人没脾气没性格,这种人我很怕,当然这不是说他们是坏人。

ELLEMEN:什么样的人能在你的工作圈和朋友圈“存活”下来?

李明远:在我看来一个人善不善良很重要。球队里工作干什么的都有,有的生活条件很优越,也有还在拼搏的学生或者刚走向社会的年轻一代北漂,但他们都有共同点,都非常孝顺,我从孝顺上看出了他们的善良。另外,我喜欢有性格有脾气的人,一定要有明确的是非观念,这种性格和脾气,会带来一个决断力,就是敢于担当能做决定。我们这里争论很厉害,会吵,没关系,反正以理服人——我最早在百度和李彦宏也这样吵。有些人,事情明明都这样了,他还能无所谓,这种人在承担、勇气方面都会有问题。

ELLEMEN:一个完美主义者,有英雄主义情结,一点点多愁善感,听上去是不太轻松的活法。

李明远:我就是这样的人,所以活得挺累的。我回百度,第一次开全员大会,我说,我觉得百度一些问题,我离开百度的时候就问以前的同事,最近又做了什么产品,为什么呀?他们说不知道,可能是某某某要做的吧。这是一个非常尴尬的状况。

当时我说了几点:第一,我不能保证移动这事我能做成,大家都说百度晚了,但我能保证一点是,你跟我做两年,肯定能从里面学到很多东西;第二,你们不要觉得晚,在我的价值观里,科技发展很快,但再快也有个过程,做用户需要的产品,永远都不晚;第三,如果有一天别人问你是百度哪个部门,你说是移动的,你们做了哪些产品,为什么?你回答不知道,这是李明远想做的,那就是在坑我。现在三年快过去了,这三点我都做到了。

我要弄清楚为什么,我是关注细节的人,我看报表,不光看数据,我会看为什么。我喜欢什么,就会把这一系列的东西都摸透了。我控制不住,有人问我,你想那么多,累不累?我说,我不用想啊!这事情到我这里,就变这样了。

ELLEMEN:那么,什么事情会让你产生挫败感?

李明远:身体的不健康,身体的衰老快于意识和思维等的衰老,是令我觉得悲哀的事情。比如我以前不近视,17岁时,突然近视,这一点是不可逆的。有很多次我梦见自己到了球场边,衣服都穿好了,很高兴,发现没带隐形眼镜,非常真实。我咨询了很多解决方法,发现没有完美的解决方法,我也怕手术风险,毕竟我的运动都是高对抗性。很多人拉我去打高尔夫,两年前办了卡,买了球具,到现在一包杆才拆了一两支,我对这个培养不出兴趣。

ELLEMEN:你喜欢有脾气有真性情的人,球队呢?

李明远:我从小到大,很喜欢足球,但不怎么看球。我只喜欢一支球队,就是曼联。我一直想,一个球队能取得好成就,到底是踢得好,还是组织得好。

从我喜欢曼联开始,就一个主教练,弗格森,他在的时候,曼联也有低谷,但他们一直是一支强队,他不是最顶级的队,比如巴萨,那没有悬念,我不喜欢看。但曼联是一支有性格的队,发挥得好的时候非常好,也有糟得让你想骂的时候,但你觉得弗格森时代的曼联是有人格的,有自己的精神,吉格斯,基恩,斯科尔斯,你看到这些人,就知道是曼联,他们一辈子只代表一支球队。莫耶斯作为年轻一代教练,也挺厉害的,可是到了曼联,这球就是踢不赢,想不通啊。

今年看上去换了一个很牛的教练,范加尔,可第一场又输了。我在想,这是为什么呀?曼联还会不会有弗格森带队的时光?会不会有弗格森这样的教练,我一辈子就教一支队伍。这支队伍不管球员换了几茬,却一直能让他保持一种精神,一种人格。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创投分享会立场
Copyright©彩票网投APP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