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媒体人的年终反思:出头鸟既死,同林鸟该各自飞了

2014-11-21 项目

展示量: 1156
一个媒体人的年终反思:出头鸟既死,同林鸟该各自飞了

创投分享会注:本文是作者为2014创投分享会年度作者评选写的#个人年度观察#。反思、感叹,媒体的未来在哪儿?来看作者煲汤味浓的思考。同时,我们会将更多作者的年度观察陆续发出。去 年度作者评选页面,给你喜欢的作者投一票吧~


脑洞永不可能成为虫洞,所以未来从来都不是靠想出来的。既然想不出来,必然也写不出来。好在还有过去。它就像是一泡时刻憋着的尿,警醒着不断踏上未来之路的我:忘乎所以时必须撒出来好好照一照自己。


即将告别的2014年有诸多疯狂,尤其对于我这样一个从地方报社辞职的不知名记者而言,绝对是毁三观的过程。


我的老乡曾文正公是否真的说过,要“养活一团春意思,撑起两根穷骨头”。众说纷纭,但陈永洲和《新快报》算是给了我一巴掌。本想揣着一颗坦荡的心和这个世界谈谈穷记者们曾今的理想,可央视新闻一出,“请放人”和“再请放人”就成了关在嘴里的苍蝇,吞吐都恶心,唯有shut up。


想宽慰自己,这不过是一个人的困境,犹如彼时的我手持稿费单时,在理想的圣徒依旧踯躅前行,传统媒体还是传灯的塔,光芒仍可感召青年。可巴掌噼啪而至无从招架,阳光打在脸上的那一刻泪水真的流进了心里,《21世纪经济报道》象牙塔碎。这又该是多么稀松平常的商业模式,这也几乎是周遭市场化纸媒通行的盈利模式,然而终于也有了走向终结的时候。出头鸟既死,同林鸟也到了必须各自飞的日子。


唯有资本光芒万丈。《华夏时报》内部讲话洋洋自得,水皮发言洋溢着被国民老公他爹包养成功的由衷喜悦。不禁唏嘘囹圄之中的公子沈颢,21传媒不是也得国民干爹入股么?为何他不能再熬一熬等一等,至少还能为我等世纪之交手捧新年献词的后来者们留点念想。哪怕只能和往事干杯,起码也不会被人取笑至灰头土脸。


我也知道,若我跟你喊一嗓子“我心澎湃如昨”,你会当我是傻的。因为你也知道我无时不刻都在做着找虫洞、回过去的梦。若你问我回过去干嘛,我会说我起码不会选身为小报记者蹉跎岁月。当然,有澎湃比不澎湃要好,正如报社总编们凑份子开所谓新媒体会时最爱说的——转型是找死,不转型是等死;找一找总是好的,万一实现了呢?


但澎湃真的就是方向么?不知道,我会时常注意到由澎湃发出的不错的内容,也会为同行们的认真和执着感动叫好。可它暂时还不足以吸引我付钱,正如我不再付钱订报纸一样。作为一个三维生物,我不敢奢望有个四维的我从未来里给予我神一般的启示,没准有人可以——他们的尝试是值得的。


还有界面。澎湃是政,界面是经,合在一起,胡雪岩再世。我欣赏媒体操盘手们终于能够拿出资本家的口吻说话,尤其赞赏那种不差钱的气概。传统媒体这几年穷怕了,抠抠搜搜惯了,早该大手大脚砸点钱了。话说——如果钱够挣够花,也不会有沈公子“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的感慨了。


其实资本最势利。今天A股刚收盘,新华传媒暴涨逾8%创下四年来的新高。澎湃也好界面也罢,都该为自己大老板的融资彩票网投APP乐一乐吧。凄凉的恐怕只有《新闻晚报》的遗老遗少们,你们转岗后的日子过得还顺心么?


这样的暴涨是在为本周六即将上演的SMG资本大戏做前奏么?百视通和东方明珠,要在掌门人黎瑞刚的手中合体,千亿媒体上市航母行将起航。大大大大大师兄,我能问你几个问题么?


打包重组之后,SMG能做成放大版的灿星么?你会让电台电视台电视报车队保卫处工会妇联医务室食堂等等等等下属单位的干部职工统统下岗再上岗么?体制内和体制外,还会相隔两重天么?黎叔必然不认识我这号小小小小小师弟,但我还记得10几年前在上视实习时周遭前辈们意气风发的样子。你们的样子,就是那个时代的传统媒体的样子。


那时的我是怯懦而卑微的,那时的互联网也是怯懦而卑微的。但过去这一年真可谓大仇已报——是的,连老沉都辞职了——总编已死,传统媒体和门户网站之间的陈年往事,就让它随风而逝罢。然而旧恨刚消新仇又至,据说《广州日报》叫喊着和今日头条打了场笔墨官司,可到末了身为看客的我都没搞明白这样的官司有何可打。《广州日报》麾下笔者成群当然可以以笔为枪,但今日头条旗下分明都是些码农键人,这种争斗早已无关笔墨。已然如同星际穿越般,成了不同维度的事业。


从新媒体到融媒体,从融媒体到超媒体……累月经年之后,笔墨还是留连于笔墨,玩的皆是汉语言文学博大精深的概念。唯有码农们埋头苦干、披荆斩棘,你在取笑他只是个新闻的搬运工,而他却恰恰迈过了内容抵达人心的那最后一公里。他们才是顺丰,你们只是邮筒。


一年即将过去,虽然我个人经历并无标本价值,但我还是想说自己正尝试走进寂静的虫洞里。把思考酿成判断,把判断铸成行动。我庆幸自己能够遇到这个连情怀都可以被估值的年代,否则更难看到希望。媒体正在以不可思议的方式嬗变着,演化出了种类繁多的个体,跨界者纵横捭阖,新的一页蠢蠢欲动。


要翻开新的一页,其实并不需要什么时间节点,不需要仪式感。我想,传统媒体所以走向衰亡,某种角度而言正是因为它那与生俱来的仪式感,那种自以为精英到逆天的理想负担。其实正如我的一位同学在朋友圈里评论时正告我的:“其实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理想,只不过媒体人特别喜欢BB自己多有理想而已……”嗯,他说得很对。媒体的未来在哪里?先问问用户在哪里,用户的理想在哪里。


以上就是我的2014创投分享会版年度小结,关于媒体的一顿乱策,让您贱笑了。对了,最后加一句——那位同学多年前辞职去了一家杭州的公司,叫BABA。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创投分享会立场
Copyright©彩票网投APP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