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年度观察:致最好的时代

2014-11-23 项目

展示量: 1016
个人年度观察:致最好的时代

创投分享会注:本文是作者为2014创投分享会年度作者评选写的#个人年度观察#。总结了他一年来在创投分享会写过的文章,篇篇值得一读哦。另外《人类群星闪耀时》是一本颇值得一读的书,没有读过的同学欢迎买一本看看。同时,我们会将更多作者的年度观察陆续发出。快到年度作者评选页面,给你喜欢的作者投一票吧~


我在今年读过的最好的一本书,是奥地利作家斯蒂芬·茨威格的《人类群星闪耀时》。此书与我曾在创投分享会推荐的另一本读物《枪炮、病菌与钢铁》有着异曲同工之处,它们都试图寻找历史规律,由果推因的证明一个课题:究竟是什么,使得今天成为今天?


茨威格是一个英雄主义论者,坚定认为推动世界秩序的皆是豪杰,是命运将钥匙送到了他们手中,他甚至认为欧洲应当形成一个统一而辽阔的共同体,却因犹太人的种族身份被纳粹德国驱逐,被迫流亡到巴西。在目睹整个欧洲的沦陷后,茨威格在1942年选择了自杀,如同乌云压顶的悲观情绪让他没有来得及再等三年时光。


《人类群星闪耀时》行文磅礴,修辞瑰丽,可读性极强,它反复阐明的只有一个主张,即“一个真正的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时刻,一个人类群星闪耀时刻出现以前,必然会有漫长的岁月无谓地流逝而去。”


站在这个角度,工业革命的历史价值可谓无与伦比,已经停滞或陷入缓慢增长达数千年的人类文明,突然爆发出了璀璨的想象和惊人的突变,电力、计算机、生物科学、航天技术、人工智能、基因工程、超导概念、核聚变以及互联网,近两百年涌现出的科技创造,已经远胜以前那些漫长岁月的综合。用茨威格的话来说,“就像避雷针的尖端汇聚了整个大气层的电流一样,那些不可胜数的事件也会挤在这最短的时间内发作,但它们的决定性影响却超越时间之上。”


茨威格认为1837年是“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一年”,因为在这一年,电报第一次使以往彼此隔绝的人类能同时获悉世界上发生的事,可惜历史的书写者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们总是认为国家之间的战争和统帅们的胜败更为重要。因为对电报系统的不满,美国的一名教师亚历山大·格拉汉姆·贝尔在1876年发明了电话,让通信效率成千百倍的提高,而他留下的遗产——大名鼎鼎的贝尔实验室——则在1947年开发出了晶体管,推动了集成电路的发展,并顺利打开互联网的窗口,甚至连光纤网络的信息传输的原理,同样可以追溯到1870年的某天,英国物理学家约翰·丁达尔前往皇家学院,证明光可以在弯曲的水流里传播,而正是这一理论,成为了光纤通信的基石。


即使站在人道主义的切口,一个诞生于中世纪时代的婴儿,他的存活率也只有不到50%,哪怕他生在英国皇室,死亡率也高达1/3,但是在今天,一个婴儿若是诞生于全球婴儿死亡率最高、战乱和瘟疫频发的非洲国家马里,他的存活率也有82%。


然而,值得向这个“人类群星闪耀时”致敬的,决然不止于此。


人类正在经历史上第一个由科技而非战争或是宗教主导前进方向的时代,财富亦不再通过掠夺而获取——当然你也可以说某些既得利益集团已经完成了原始资本的积累——全球社会的经济脉络都在空前鼓励“改变世界”的探索,投身科技彩票网投APP的创业者毋须担心他们的成果究竟是会被东方的皇帝斥为奇技淫巧还是会被西方的教宗下令绑在火刑柱上烧死,他们在商业市场放手一搏且成王败寇,让群星闪耀的光芒长存,用变革和进步组合成了这个最好的时代。


言归正传,回到创投分享会的命题作文,人们迷恋对于趋势的判断,就如同他们曾经包围着永动机的热切目光一样,是一件“理想美好、现实骨感”的期待,就拿中国当下已经遍地都是的“投资人”来说,他们无不自负于眼光与预测,却在实操层面坚持广泛撒网的策略,老老实实的分摊风险,其根本原因就在于这种判断与赌博并无二致,一个赌徒在水果机上拍下橙子、西瓜和苹果时,他同样也坚信自己是理性的。


人们的判断只能基于当下,而当基于当下的同一判断聚少成多,这个判断就成为了趋势。创投圈里也流传有一句相仿的话,即所谓判断成功的标准不是市占率,而是“当大家都认为你成了,那你就是真的成了”,颇有禅机的味道。


年初时分,正值微信红包余热未退,微信与支付宝相互之间拼得激烈,我写了《巨头博弈下,渐行渐远的“互联网开放”精神》,谈及互联网产品或服务由孤岛变成中枢,其角色俨然就已接近运营商的模式,它们定然会抛弃网络中立,转而收编嫡系部队,利用后者巩固集权彩票网投APP,就像“就像大众点评只有在让出20%的股份之后才能获得微信中的一个入口”。


近一年过去,二者的战争愈加胶着,我将它们的缠斗称为《代理人战争》,认为“被扶持的代理人(传统商家)之间的胜负,才会最终证明操控者的优劣”,这也是后来推出直达号的百度同样想要完成的使命,在2014年的百度世界上,“BAT”里相对最弱的一个,《向着另外两个主角不宣而战》。


新浪微博在收到来自阿里的资本大礼不到一年,终于宣告独立上市,《新浪微博的破局之路》一文尝试通过两种方式对新浪微博的市值进行估算:将Twitter当作坐标,若以用户单价来推算新浪微博的价值,足以得出80亿美元的数字,而以市盈率和市销率作为参照,新浪微博则只有45亿美元,最终的事实证明,后者才是靠谱的估算方法,中国的人口市场过于庞大,变相造成了单位用户的贬值。


除了上市之外,新浪微博今年的另一个动作,是开始与微信公众彩票网投APP抢夺自媒体资源,在迫于行政压力将大V群体打压殆尽之后,新浪微博不得不启动中V扶持计划,出钱邀请对方留在新浪微博保持活跃,这场《圈地运动》,让自媒体继续保持着居高不下的温度,嬉笑怒骂皆成文章。


自媒体阵营欢声笑语,形成鲜明反衬的,自然是哀鸿遍野的传统媒体阵营,越来越多的传统媒体正在失去信息、真相、观点和信任源头,以及——收入,“一部分敏感神经更加发达的媒体人开始奔赴转型之路,相继弃船。而那些坐守原地的遗老遗少,则是一边隐隐感到不安,一边出于本分,对逃兵嗤之以鼻,试图拾起尊严”,这种表现就像是陷在沼泽中《垂死挣扎》的野生动物,令人唏嘘。


站在传统媒体的后院生火的,还有随着移动互联网兴起的各款新闻客户端,在Google Reader关闭之后——对了,就在最近,当初大骂Google将用户弃若敝屣、宣称要将RSS“一直做下去”的鲜果,也悄然宣布关闭了RSS阅读器功能——资讯类的App不约而同的拾起个性化阅读功能,将RSS继承了下去,加上万能的微信,是它们两个将《移动阅读》培养成了又一时间杀手。


当然,到了今天,连网络门户都已经被归属到了传统媒体的分类,连陈彤都弃船离开了他供职17年的新浪,作为《网媒老兵的谢幕》,他带着足以被写入中国网络新闻史的剪影,去了能量更为巨大的小米。


同时,在新媒体内部,亦有不同的声音存在,比如今日头条就曾遭到围攻光明顶的待遇,其中所折射出的《法律、商业和创新的矛盾》,内容版权究竟应当如何兼容互联网创新,这将注定是一个长久而具有争议的话题,“总的来讲,创新必然带来利益的二次分配,所谓的“原罪”也一定有迹可循,但是回顾历史进程,其规律至始至终都以事实而非价值为导向,创新的产物从未因为无法自圆其说而止步不前,反而是挡在车轮面前有着一肚子委屈的,在多年以后都化作遗迹,任由空悲切的史学家抒发惋惜。”


今年全球最大的一宗收购案,来自Facebook对WhatsApp的索求,仅仅就在这场收购发生一年前,WhatsApp的公开报价还仅为10亿美元,移动互联网的“一年”时间,远比想象的要值钱。科技产品《朝生暮死》,让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安然接受卖掉公司的结果,商场虽被比喻为战场,但它毕竟不是战场,每个人都有着退路。


对话题人物罗永浩而言,他的2014年跌宕起伏,剧情曲折。就在创投分享会的这20个年度作者候选人名单里,就分别潜伏有两个“锤粉”(康宁1984、南七道)和两个半“锤黑”(我、罗超、信海光算半个)。如果只谈我自己的话,我对罗永浩其人算持欣赏态度,在Smartisan T1发布时,我也认为这将是他的《光荣之路》,但是罗永浩身为彩票网投APP家,确实暴露了许多短板,他与王自如的面对面撕逼《无疾而终》、面对市场服软降价也属《自食其果》,价值千金的情怀沦为笑柄,他和锤子科技所受到的伤害,恐怕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在今年夏天风靡全球的冰桶挑战,注定名列年度热点,而它的《前世今生》,也缩略了互联网文化的漫长历史,与美国人乐在其中的纯粹精神不同的是,中国科技大佬们的行为,看上去都“有所图谋”,变着法儿宣传自家产品,这实在是中国特色的典型。


最后,必须要盛赞创投分享会的影响力,在《“暗网”:另一个平行的互联网世界》这篇文章发布当天,Tor的百度指数增长了17倍,懂的人自然明白这个数字的惊人之处,或者作为对比样本,可以参照罗辑思维与柳桃合作期间,柳桃的百度指数增长也不过13倍左右。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创投分享会立场
Copyright©彩票网投APP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