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交的养老保险去哪了

2014-11-27 养老保险

展示量: 1590


  早晨六点半,市中心的公园,一群老头老太们正在早锻炼。一老太说:最近怎么没看到张大伯了?另一人说:张大伯生病了,走不动了。老太回答:要告诉张大伯,好好活下去,争取多拿国家的养老金,不能便宜了政府!说完,其他人都笑了。
  以上是公园里很常见的一幕。只是他们想错了,给你交养老金的可不是党和政府,而是现在工作中的年轻人。
  养老金分两种,一种是单位缴纳部分占工资的20%(上海是22%),一种是个人缴纳部分占工资的8%,其中单位缴纳部分和你无关,全部进入社会统筹账户(其实就已经花掉了,给现在的退休人员支付了养老金),个人缴纳部分进入个人账户。
  从年初的佛山工人退保潮,到上海软性延迟退休,养老保险制度几乎从来没有面临过今天这样广泛的质疑。一方面,人们对其保障的有效性产生怀疑,另一方面,这种强制入保,账户由国家统筹管理的保障制度,其存在本身的合理性也争论不休。偏向福利的人士认为,随着国家财政收入增长,国家财政有责任补贴和完善现有养老保险制度,让退休者尤其是其中的低收入人士安享晚年;而持古典自由主义经济观点的人士则认为,养老是个人和家庭的事,个人比国家更有动力和能力管理好自己的养老金,让政府对养老负责,只会使他们有更多借口浪费纳税人的钱。
  社保资金靠基金投资收益很难填补缺口,现收现付是很多国家养老金管理中共同的选择。现收现付也就是把年轻人交纳的养老保险交给领取社保的老人,这些年轻人老了以后又由下一代人来养,它比较好听的名字是“一代人与一代人的契约”,被经济学家弗里德曼讥为“最大的庞氏骗局”,所谓庞氏骗局就是“老鼠会”。
  很多经济学家戏称社保制度就是个“庞氏骗局”,庞氏骗局的特征就是下家给上家交钱,等到找不到足够的下家,整个骗局就要破产。现在工作中的年轻人交的养老金,其实都已经给现在的老年人花掉了,等我们这代人退休之后,要下一代给我们交社保,问题是下一代人数越来越少了,哪里去找那么多下家?很多年轻人误以为等他们老了之后,也能够享受到类似于现在老年人享受的养老金,那基本上是天方夜谭了。你要知道,社保的规定一直在更改之中,而且基本上每次更改你都是吃亏的一方。等到几十年后,你交的是一只鸡,拿回来的是一只鸡腿。其实社保真不是庞氏骗局,因为庞氏骗局都是自愿的,社保是强制的,你想不交是不行的,很快执法部门就会来找你了。
  假设我们的社保制度是从1980年开始实行的,当时刚参加工作的某甲和某乙工资都为60元,某甲只按最低的标准交给养老保险四块八毛钱,而某乙为了有一个幸福的晚年,在以后的十年当中都坚持每月多给社保交20元。30年过去了,某甲和某乙如今都到了退休的年龄,他们回头审视自己的生活:某乙在上世纪80年代很长一段时间(工资较大幅度提高以前),生活品质都只有某甲的2/3,他换来的唯一好处是,在社保账户上比某甲多2400元,这仅仅相当于目前城镇职工一个月的平均工资。显然,个人账户是个很坏的投资品,领取根据退休前一年的平均工资制订的基本保费还比较划算,前20年多送进个人账户的钱被通胀严重稀释,几乎等于打了水漂。
  养老金分两种,一种是单位缴纳部分占工资的20%(上海是22%),一种是个人缴纳部分占工资的8%,其中单位缴纳部分和你无关,全部进入社会统筹账户(其实就已经花掉了,给现在的退休人员支付了养老金),个人缴纳部分进入个人账户。
  反驳者也许会说,工资水平不可能永远保持不变,如果我们考虑到工资逐步增长,那么购买养老保险就是划算的。确实,按照上面同样的公式进一步推算,若经济一直稳步上升,社会平均工资在未来的35年每年以5%的速度匀速增长,则员工领取和缴纳养老金之比为2;若经济缓慢下降,社会平均工资在未来的60年增速均匀地递增,员工领取和缴纳养老金之比仍接近一倍。不管怎么说,只要社会保持增长,交了一分钱到老拿回两分钱,如果我们不考虑机会成本,看上去总还是赚了一点。
  如果你缴纳时长不满15年,那么你就无法享受养老金待遇,你可以将个人缴纳部分一次性领走,单位缴纳部分由于已经花掉了,所以跟你也已经没关系了。这对于在外地工作的人简直是噩梦,除非你确定能够在一个地方干满15年,否则的话你就不应该交养老金。
  假设你已经交满了15年,按照现在的规定有权利拿钱了,那接下来就是退休之后如何领钱的问题。风险投资公司有人曾算过,中国人的平均预期寿命现在是74岁,你60岁退休的话,还只能活14年,14年是168个月,到时候你每个月能给拿的钱分两部分,一部分是个人账户除以168,每个月领取1/168的个人账户余额。另一部分是当时社会平均工资的X%,其中的X是指你交养老金的年限,如果你只交了18年,那就是当时社会平均工资的18%。15年这个最低限制未来也有可能提高,比如提高到20年。
  现在这辈老年人是最幸运的一代,因为中国正享受着史无前例的人口红利,劳动力人口占了总人口的70%,从2020年开始劳动力人口比例将持续下降(很可能是永久性的),等到现在这辈年轻人老了之后,注定无法享受到同等待遇的养老金。
Copyright©彩票网投APP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