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罗认错?没那么简单_互联网的一些事

2015-01-25 行业研究

展示量: 666
老罗认错?没那么简单,互联网的一些事

【编者按】12月3日上午9点59分,罗永浩在微博上发了一张图片,上面写着“过去的六个月里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简单的十几个字极具煽动力,如同当初诺基亚时任CEO约玛·奥利拉在记着招待会上公布同意微软收购时最后说了一句话: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但不知为什么,我们输了。但罗永浩不是奥利拉,他可是老罗啊,那个骄傲的男人怎么可能认错呢?所以,事情肯定不会这么简单的。

 老罗发了一条表现形式很出彩的微博,内容只有一句话,“过去的六个月里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红底白字,三行,问号单独占一行,很有张力,很有表现力。

小伙伴们奔走相告,老罗认错了,老罗居然认错了,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了?12月6日,老罗的演讲不能错过啊。听一听老罗到底如何剖析自我与自我剖析。当然,段子也不能错过。

于是乎,老罗的目的之一,吸引关注,达到了。此时此刻,老罗太需要关注了,他从未像今天这样需要关注。只有关注多了,老罗才能做文章,才好做文章,才好咸鱼翻身。老罗有这个经验。就在几个月之前,在锤子的发布会之前,多少人表示不屑,网络上骂声一片,发布会之后,多少人一百八十度转身,从黑转粉,支持“认真”和“情怀”,甚至还拿出了行动,掏出三百软妹币,预定了一部锤子。这一次再讲好了,再一次触动了一部分人内心最柔软的地方,锤子1的库存没准就能清理个七七八八(说到底,专供精英的锤子最终还是要靠屌丝来搭救)。1980软妹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人文价值(挽歌式的情感?)肯定比3000块还需要排队的情怀好卖。中国人喜欢买一赠一,所以3000块买情怀送手机有市场,买健康送脑白金能火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与此同时,绝大多数并不富裕的中国人尤其喜欢跳楼价这个表达。两者叠加,就是一加一大于二,甚至是大于三的结果。

清理库存还不够,还得找投资。锤子正值生死存亡之秋,没有投资,这个冬天可能就过不去了。投资人为什么投资?肯定不会因为情怀,也不会因为认真,这两样东西是给信众,给衣食父母们看的,他们想看到是老罗还有没有可能成功,以及这种可能有多大。

老罗深知这一点,所以呐喊了一句“过去的六个月里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这不是发自肺腑的认错。在这里,认错只是形式,而不是实质,老罗还是那个老罗,死要面子,断然不会认错,就像西楚霸王不肯渡过乌江。之所以来了这么一句,只是老罗在告诉他的潜在投资者们,通过这么多钱的灌溉,我成长了,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有经验了,还总结了教训,如果你们再给我一个机会,给我投资,让我把锤子2做出来,成功的可能性是大大的。

这同时也是一句威胁,给投资过的人的威胁:我现在经验丰富,离成功近了,如果你们不给我投资,那么前面的钱可就是沉没成本——在经济学和商业决策制定过程中会用到“沉没成本”的概念,代指已经付出且不可收回的成本。举例来说,如果你预定了一张电影票,已经付了票款且假设不能退票。此时你付的价钱已经不能收回,就算你不看电影钱也收不回来,电影票的价钱算作你的沉没成本。当然有时候沉没成本只是价格的一部分。比方说你买了一辆自行车,然后骑了几天低价在二手市场卖出。此时原价和你的卖出价中间的差价就是你的沉没成本。而且这种情况下,沉没成本随时间而改变,你留着那辆自行车骑的时间越长,一般来说你的卖出价会越低(折旧)(以上两个例子来自维基百科)——如果继续给我投资,那么,沉没成本极有可能就不再是沉没成本。如果不继续投资,锤子就完了。锤子完了,老罗还可以另起炉灶,从这一次失败当中汲取、进化、升华,从失败走向成功——不要以为老罗拿不到投资,资本青睐屡败屡战的创业者。万一成功了,别人怎么看这些当了垫脚石的投资者?会不会送一幅“当代雷锋”的锦旗?况且,老罗还有能拿的出手的东西:锤子手机双十一的表现(锤子科技天猫旗舰店共售出12792部Smartisan T1手机,在天猫的手机品牌中排名第五,就是不知道这个数字是不是乘以三了)。

  总之,就是满地打滚要投资。

  为什么是投资,不是接盘侠?

已经试过了。

前一段时间,传言满天飞,当年魅族和锤子如何接洽,如何惺惺相惜,英雄识英雄,魅族要收下锤子,好像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锤子不是没人要,锤子很抢手,锤子想二婚是分分钟的事儿,追求锤子的成功人士还是如同过江之鲫。只是,这个传闻有点不够水准。魅族不可能收购锤子。收购无外乎就那么几种,收购人才,收购技术,收购市场形成互补,消灭竞争对手。不管锤粉们愿意不愿承认,这都是一个事实,锤子不是魅族有威胁的竞争对手,它和魅族没有互补性(如果有锤子2,它的价格不会比锤子1刚出发的时候高,因为搞出一下子降一千这么一出,3000块的情怀价格估计很难再找到市场,也不会比现在的价格低,低了,老罗接受不了,应该在2000到3000之间。我猜一个价格,2599。坐等锤子2出来之后打脸),收购技术这个内涵在中国就不成立,就只剩下一个收购人才。锤子一半以上的价值在老罗身上。假设收购发生了,老罗和黄章住到了一个屋檐下,他们能尿到一个壶里去吗?按照老罗的江湖大哥秉性,还有黄章的中国式第一代创业者的乔布斯脾气,不可能琴瑟和鸣,举案齐眉,结果就是老罗走人,魅族花了一个锤子的钱,只买到了一半不到的锤子。这种买卖,魅族会做吗?

 为什么会有这种一戳就穿的传闻?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锤子的目的是试探潜在接盘侠,就是中华酷联当中的中兴和酷派。锤子有一定知名度,在1980这个价位销量比较可观,恰好,中兴和酷派正在把重点转向2C,他们的转型举步维艰,如果吸收锤子,作为一个子品牌运营还是有想象空间的。

锤子也会受益。

如果成为中兴或者酷派的子品牌,还能享受他们的专利保护。

高通保护伞即将失效。有确实消息称,发改委将取消高通推行的“反授权协议”也在其中。

根据“反授权协议”,使用高通芯片的公司,必须将所持专利授权给高通,并且不得以此专利向高通的客户收取专利费。随着这项协议取消,专利储备不那么丰富的手机公司将面临压力。这个风险在过去不是问题。众所周知,中国大陆知识产权保护不力。不过从今年开始,政府高层在不同场合多次强调了知识产权、专利的重要意义,知识产权法庭也在北京、上海、广东陆续筹建和设立。

锤子接受招安,是合则两利的事情。

  但是,中兴和酷派不解风情,或者是不屑于锤子的风情。锤子的媚眼白抛了。

  锤子只好自己找投资,于是就有了微博。

只是,锤子的前景和钱景并不乐观。专利将是一个绕不过去的石头。还要考虑到国内的智能手机市场已经迎来拐点,市场红利已经消失,锤子要和已经站稳市场的小米、华为,或者不走寻常路的OPPO,以及魅族刺刀见红——无论是哪一个细分市场,总一个对手等着他。失去了情怀保护的锤子,拿什么跟他或者他们决一死战?

Copyright©彩票网投APP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