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能和良品率,罗永浩有没有撒谎?兼论锤子的风险正在加大

2014-07-22 项目

展示量: 1070
产能和良品率,罗永浩有没有撒谎?兼论锤子的风险正在加大
文/搜狐IT 宿艺

罗永浩和他的锤子手机再次站到了风口浪尖,不过此次是因为产能和良品率问题。“过去的十来天,可能是锤子科技创立以来最艰难的十来天,我们的产能比计划中的最坏结果还要差”,罗永浩在微博上称。

不过,罗永浩在通过锤子科技官方微博的声明中,将问题归结于:“产线欠磨合”、“工人装配操作不熟练”、“品控标准没有统一”等因素,此举引发了其代工厂富士康的不满。笔者通过业内人士了解到,被罗永浩激怒的富士康正计划将锤子手机“赶出廊坊工厂”,生产线将由北京富士康接手。代价就是锤子手机的量产时间将延长至 10月初,这也是罗永浩微博中所称的“要消化完目前已有订单,还需要几个月的时间”的原因。

作为一款 WCDMA 3G产品,随着量产时间的数月延迟,其销售生命周期迅速缩短,这将给罗永浩在资金链、产品销售、供应链带来一系列不确定风险。而随着 9月份4G 版大屏iPhone 6发布,锤子手机量产信息将基本上被淹没,锤子最艰难的时期,也许才刚刚开始。

综合锤子手机供应链、代工厂、及锤子手机内部人员所透露的信息,我们来还原一个相对中立和完整的锤子手机现状。

产能和良品率问题

实际上,作为一款新诞生的手机品牌,在之前没有实际操盘经验情况下,遇到供应链供货不足、初期产能爬坡、良品率低等问题,在业内是一个非常正常的现象。

如小米初期,由英华达负责代工的米 1手机其实遇到的问题跟锤子完全一样,雷军在媒体前无数次为“产能爬坡”背书,甚至被业内指责为“饥饿营销”。而米 1初期的良品率仅为90%左右(英华达称 93%),而业内代工正常的良品率为 96-97%。

按照罗永浩“好的时候一天能出来几百个良品,差的时候甚至要把整个产线彻底停下进行整顿”的说法,以及“日产 1800部左右的正常水平”计算,由廊坊富士康代工的锤子手机良品率肯定低于 50%、甚至低于30% 。如果罗永浩说法属实,这就是一个彻底的合作悲剧。

那么,罗永浩的说法是否属实?富士康内部人士对笔者表示:“罗永浩对富士康产线、工人、品控等问题的指责,已经引发了富士康高层的不满,富士康作为苹果 iPhone等国际品牌的代工方,罗永浩的指责匪夷所思”。

但一位来自负责品控的魅族手机中层对笔者吐槽称:“同样由富士康代工的 M8、M9 等早期产品,由于魅族缺乏品控经验,产品初期良率仅在 60%左右,在魅族品控人员大规模长期驻厂之后,这个问题才大为改观”。

该人士同时表示,富士康良好的品控来自严格的流程、熟练工人、先进的产线,以及手机厂商进行驻厂经验丰富的工程师,但实际上富士康最主要的精力都集中在苹果 iPhone等知名厂商大订单的产线,锤子这种 20万的小订单不可能调动宝贵的熟练彩票网投APP工人,再加上锤子自己缺乏驻厂人员,才会发生“摄像头没有装玻璃”等匪夷所思的产品问题。

罗永浩 VS富士康,谁选择了谁?

那么,罗永浩所指的锤子手机“仍有两项关键性元器件良率还是很低”究竟指的是什么?罗永浩和富士康之间,又到底是谁选择了谁?

实际上,罗永浩在锤子手机中,采用的几乎全是业内成熟的方案和配件,如高通骁龙 801处理器、JDI 的4.95 英寸显示屏、索尼 1278 万堆栈式摄像头。原因在于,没有元器件厂商会为了一个全新品牌、以及 20万订单,去单独开发一个新品。

来自富士康内部人士的说法是,在今年 2月,也就是锤子手机发布 3个月之前,罗永浩突然决定将原来的塑料后盖,执意修改为 2.5D玻璃打磨后盖,原因是罗永浩认为市场上此类塑料后盖已被 OPPO、VIVO 等产品使用太多,锤子手机难以卖出 3000元以上价格。但是玻璃后盖产能、以及锤子 LOGO的贴合都存在问题,为此罗永浩甚至自己花钱买了一台贴合机器放在了富士康廊坊工厂。

而来自锤子手机供应链方面透露的信息为,锤子手机在大的元器件方面根本不会遇到问题,因为都是普通的大路货,最大的问题可能来自其美国设计公司的外观设计,与富士康在锤子手机内部结构件设计中产生的问题。由于罗永浩将这两个最为关键是设计外包,自身人员又缺乏协调和整合能力,造成了在后期手机良率和产能上遇到诸多问题。

上述人员所陈述中,实际上还包含了一个关键信息点:由于罗永浩将锤子手机内部结构件设计外包给了富士康,这也就意味着其已经不可能更换代工厂,而指责和激怒富士康的结果就是廊坊富士康“撂挑子”,将代工厂转移到北京富士康。悲剧的是,北京富士康生产线能力、熟练工人与廊坊富士康差距甚远,锤子手机的量产时间将延长至 10月初,这也是罗永浩微博中所称的“要消化完目前已有订单,还需要几个月的时间。”

老罗和锤子手机的风险

作为一款 WCDMA 3G产品,随着量产时间的数月延迟,老罗和锤子手机的经营风险正在快速增大:

1、资金链风险。随着产品量产期以数月的方式延迟,锤子手机用户的退款率将会逐步增加,罗永浩还宣布“对已经支付 300元预付款和预付全款的客户尽量退款”,并赠送价值 300元的锤子科技网上商店现金券,锤子未来的现金流考验将会逐步加大。

2、继续融资风险。从资本方面看,锤子科技注册资本约 360万元,罗永浩作为第一大股东出资 254.2万元,陌陌的唐岩作为第二大股东出资 43.4万元。随后锤子经过了A轮 7000万元和B 轮1.8亿元的融资,总计不足 3亿元。按照锤子手机供应链成本 1600元、订单20 万台订单计算,投资将超过 3亿元,罗永浩必须继续融资。而锤子手机目前遇到的现状,足以让投资人望风而退,或者继续观望,目前的投资方也将带来罗永浩巨大的压力。

3、产品迭代风险。如上所言,按照锤子手机融资额计算,罗永浩如完不成 20万左右的销售订单,锤子手机下一代新品将无从谈起,对于锤子用户来说真的会成为“一锤子买卖”。

4、销售风险。如果真的被迫更换北京富士康代工厂,量产周期将延迟到10月初,罗永浩所称“要消化完目前已有订单,还需要几个月的时间。”那么,锤子手机的量产时间和信息,将迎头撞上苹果 9月份4G 版大屏iPhone 6发布,以及 10月中旬行货在中国上市。锤子目标用户有多少能够继续等待锤子 2-3个月时间,还是及时购买 4G版大屏iPhone 6 ,选择其实并不困难。

综合以上信息,锤子手机在初期所遇到的供货不足、初期产能爬坡、良品率低等问题,其实这是新品手机所必须经历的过程。只不过,罗永浩把这个问题想象得过于简单,忽视了手机其实还是一个传统制造行业,而非单纯互联网产品的现实,这也是罗永浩从“情怀”到商业化付出的代价。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期待罗永浩能够迈过目前这道坎,给锤子这个已经打响的国产手机品牌保留一个未来。

但现实是,过去的十来天,可能并不是“锤子科技创立以来最艰难的十来天”,罗永浩和锤子手机最艰难的时光,才刚刚开始。

作者宿艺,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壹观察(guancha01)。本文首发于搜狐IT,转载请注明来源。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创投分享会立场
Copyright©彩票网投APP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