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录:现代化十六讲(之十,现代化的传播与现代化的道路之争)

2014-07-24 项目

展示量: 785
李录:现代化十六讲(之十,现代化的传播与现代化的道路之争)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媒体转载需征得作者同意,个人转载请勿删改。欢迎关注作者新浪微博

十.现代化的传播与现代化的道路之争

导读:从十九世纪开始,世界上所有国家不是主动进入现代化,就是被动卷入现代化,这一过程在20世纪演化为现代化道路之争,引发两次世界大战及东西冷战。中国在1840年以后一直在战争和昏政双重影响之下,一直到70年代末开始,才进入到市场经济和科技发展并行的时代。

综观十九世纪的世界历史,始终有一条脉络把所有国家的命运穿连起来,这条脉络正是这个世纪的主题——不是主动进入现代化,就是被动卷入现代化。在文明的中心,以英国为主导的现代化过程开始进入一个高速发展期。瓦特发明蒸汽机后不到一百年的时间里,一台蒸汽机的力量已经能够超过四千万人的肌肉力量的总和,而且似乎远未达到上限。蒸汽机和煤炭结合的强大力量开始在其他领域接连爆发革命:开始于纺织业,接着进入到钢铁、轮船、铁路,接着是无线传输、电报、电话。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德国和美国又开始领导第二次工业革命,开始了内燃机和石油的大结合,随之就有了汽车、飞机的问世。自此以后石化资源成为主要动力,人、物流、信息能够全球范围内的无间断地流动。汽车、飞机、轮船,铁路、电话、电报、无线电通信、收音机,让整个世界瞬间缩小。人、货物、信息在全世界范围内流动,市场也随着商品进入到全球,整个世界成为一个大的市场。以英国为领导,在整个19世纪,受到亚当斯密和李嘉图影响,政府在对外政策上都采取了鼓励自由贸易的政策,在全世界范围内开拓新市场,打破国家地区的贸易壁垒,在全球范围之内整合资源,首次建立了一个以英国为主体的全球市场体系。以黄金为后盾的英镑开始成为了全球的基本货币,其他国家也把货币和黄金和英镑捆绑,以此形成一个全球的金融体系。这对于位于科技文明中心的英国、美国、西欧,19世纪实在是一个黄金时期。

对于处在现代化文明边缘地区的国家和人民而言,19世纪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就像农业文明的传播一样,科技文明传播的方式也是先进地区对落后地区的殖民,落后地区对先进地区的模仿,或者两种方式共存。这个过程给居住在落后地区的人带来的不仅是进步,也是灾难。北美、澳大利亚的土著印地安人被欧洲人带来的细菌几乎全部消灭,非洲、印度、南美沦为完全的殖民地,中国变成半殖民地。东方原有的文明中心只有日本选择了主动现代化,率先在19世纪后工业化,逃脱了被殖民的命运。对于那些没有被工业化纳入到现代化文明中心的边缘国家而言,被现代化的过程带来的生活改善远不如痛苦巨大,他们已经没有选择地成为全球经济一部分。比如1876年,1896年到1902年,印度季风突然减弱,原本只是坏天气造成的庄稼歉收恶化成灾难性的后果,导致印度、中国、非洲大概有五千万人死于饥饿和瘟疫。

现代化文明的传播有两个特别明显的特点:第一是原来社会发展水平、文明程度高的农业中心,工业化的速度也快;第二是那些被完全殖民的地区,比没有被殖民或者半殖民的地区发展得速度要慢。比如日本,原来社会发展水平高,且没有被殖民,所以最先实现了工业化。中国原来的发展水平很高,被部分殖民,所以发展速度次之。而印度、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工业化速度非常慢,直到今天才刚刚开始。

地理位置决定了3.0文明不能最先在东方诞生,但不意味着它不能在亚洲传播和被复制。在这些历史选择的关键时期,不同的最高领袖所做的不同选择,在不同的国家导致了截然不同的结果。要理解这一区别之大,日本和中国的鲜明对比是最好的例子。

日本在明治维新以后开始进入一场全面西化的运动,从文化、经济、技术、科学、政治一系列领域全方位地学习西方,一方面保持着和西方稳定和平的关系,一方面动员全部社会的资本,进行了一场全面工业化的运动。在日本历史上,这是第二次如此全面学习先进国家的经验,第一次是发生在中国唐朝时期的全面中国化。

中国在鸦片战争后先是被太平天国耽误了将近二十年,牺牲了两千万生命,几乎耗尽了国库,又在此后的自强运动、洋务运动中不断犯常识性的错误。比如慈禧居然相信了义和拳刀枪不入的传闻,鼓动他们去挑战西方,直接引发八国联军入侵;又在没有完全工业化的情况下为了昔日的番属国越南、朝鲜与强国法国、日本开战,这两次战争彻底摧毁了刚刚建起的中国海军。慈禧还在中国对外战争的最关键时候,把军饷用来建造为自己庆贺生日的颐和园。

1868年之后,经过三十多年的明治维新,日本初步完成了工业化,1889年完成了宪政改革,1895年在工业化不到三十年时击败了清军,又在1905年击败了西方强权之一—俄国。日本在不到四十年的时间里面完成了整个工业化过程,而与此同时的中国,在1861年到1908年这段现代化最关键的时候,都在慈禧的昏庸统治之下。1840年虽然是英国的钢铁战舰“强敌号”打开了中国的国门,逼迫中国睁开双眼面对3.0文明的到来,但是在中国被现代化的过程中,真正的“强敌”却是日本。工业化以后的日本,认为自己已经有能力统一整个原来的东方文明中心,并以此为基地与西方抗衡,因此发动了全面的殖民战争,一直到1945年的二战失败。从1895年到1945年,中国一直处在日本的威胁和对日战争之中。从1861年到1945年的中国,先后被昏君和日本侵略各耽误了将近半个世纪,一直到1949年才有了自我主导命运的机会。

如果说19世纪是现代化和被现代化的世纪,那么20世纪也可以被认为是现代化道路之争的世纪。这一次的争论是从原来现代化中心的失败开始的。1920年代末,因为一场大的股市的崩溃和其后一系列美国政府财政金融政策的失败,处于中心地位的美国进入了一场延续数年的经济大萧条,失业人口达到了25%。这次大萧条因为全球化的贸易、金融和经济波及到了世界每一个角落。自从亚当斯密发表国富论,大西洋经济全面传播之后,看不见的手好像第一次失灵了。新当选的美国总统罗斯福出台了一系列新政,试图弥补失灵的自由市场。英国的经济学家凯恩斯又从理论上全面阐述了看得见的手,即政府政策在自由市场经济中的作用。这个时候挑战大西洋经济的另一种声音出现在了3.0文明中心地带的一些国家。德国、日本都开始认为看得见的手比看不见的手更能直接地解决目前的危机。马克思的后继者甚至进一步认为,看不见的手之所以看不见是因为它根本不存在。所以无论是苏联的计划经济,还是德国和日本的国家资本主义经济,都试图开启市场经济之外另外一条道路。这两种模式之争,最终导致了人类历史上最为庞大、最为惨烈的世界大战,无论在3.0文明中心还是边缘的国家都被卷入战事,无一幸免。

二战以及其后冷战的胜利,最终让英美经济模式取得了彻底的胜利。苏联解体之后,前苏联、东欧国家加入全球市场,中国也在90年代以后全面拥抱市场经济。自大西洋经济以来,自由市场经济模式第一次在全球畅通无阻。二战和冷战的另外一个后果是让英美的政治模式宪政民主也开始在西欧、东亚、东欧、南美,甚至印度被广泛地接受模仿。

中国在1840年以后一直在战争和昏政双重影响之下,一直到70年代末开始,才进入到市场经济和科技发展并行的时代,并在此后的30几年时间里,GDP飞速增长了一百多倍,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迅速地工业化、现代化,到了今天虽然与先进国家仍有一段距离,但是已经显示出全面追赶的趋势。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创投分享会立场
Copyright©彩票网投APP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