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CEO邹胜龙:资本市场教会我的那些事......

2014-07-25 项目

展示量: 1247
迅雷CEO邹胜龙:资本市场教会我的那些事......
从美国归来的邹胜龙,这一次终于真正露出了笑容。

在小米办公附近的一家酒店里,见到了他。三年前,迅雷上市失败归来,迅雷CEO邹胜龙在内部坦言自己“欲哭无泪”。这一方面是因为此前放出一定能够上市的话收不回来,而很面对各种内外压力,“作为CEO的角色,我只能去安慰别人,根本轮不到安慰自己。”

邹胜龙说,他给自己装上了一层厚厚的"壳"。直到2012年迅雷做了一次融资,他才似乎感觉自己终于可以从“壳”里走出来了。他说,那次融资不是因为缺钱,而是为了鼓舞此前因上市折戟而受损的士气。

融资后的邹胜龙看了一场电影,虽然早已忘记了电影的名字,但他却记得,“看完电影,感觉整个人释放了。”

资本市场策略的改变

今年6月,曾经折戟纳斯达克的迅雷卷土重来。这一次,它带上了小米助阵,讲一个新故事。

上市前,迅雷获得24倍的超额认购,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投资者的强烈兴趣。在上市前夜,根据市场状况,迅雷将发行价定为每股12美元,较之前公布的每股9美元至11美元的发行价区间上限提高了1美元。

“2011年,前期沟通不充分,我们被认为是在线视频公司;但11年到13年我们都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在线视频的故事,而是用户参与的云计算公司,提供云计算服务如加速、存储。”邹胜龙对我说。

“以前我觉得上市靠天吃饭,靠运气。2011年启动窗口时机不错,相信只要市场好就一定能上,但当天突然变得不行的时候,没有做好充分的工作,再去应对风险就变得非常难了。”邹胜龙说。

而到了三年后,迅雷IPO依然不是一帆风顺。今年5月份,在迅雷计划IPO之际,整个科技股遭遇泡沫质疑,谷歌、腾讯国内外科技股遭遇大幅下跌。

邹胜龙告诉我迅雷改变了上市的策略:先和比较了解中国市场的亚洲投资人谈,“你的好和你的挑战他都知道,当你说服他们的时候,你再去说服一些更远的投资人就容易很多。”

“2011和2013年之间一个特别大的区别是,中国起了一批优秀的本土基金。这些基金钱都是在前面的一轮两车互联网高潮中赚钱的钱,这些人对中国互联网非常了解,也更有信心。跟他们沟通的时候,你在语言和语境上都很接近,这是一个策略。而以前我们去找投资人的时候,通常是第一站是新加坡,这次我们策略变了,第一站会选择北京,第二站上海,然后香港,然后才是新加坡。”

而关于最重要的估值问题,邹胜龙也有了新的感触。“估值的价格浮动有时候甚至和公司经营业绩没有那么大关系,完全是市场用多大放大镜去放大你的业绩。”

三年前,迅雷的估值从15亿至20亿调到10亿至15亿,再到锁定在7亿,是邹胜龙取消IPO的直接原因;而现在10亿的估值,邹胜龙认为,IPO公司估值,与公司业绩有一定关系,“估值更多的还是信心工程,不是可以直接套用的公式,更重要的是把未来讲清楚,和投资人产生化学反应。”

“比如路演中我遇到这样一个投资人,他不问你今天赚多少钱、明天赚多少钱,用户有多少。而是问你为什么做这家彩票网投APP,5年以后这家彩票网投APP在哪里?”邹胜龙说。

值得注意的是,迅雷看看视频业务的亏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迅雷的估值。因为就整个迅雷而言,很难按照亏损的优土那样按彩票网投APP价值进行估值,只能用利润估值法估值,迅雷的利润并不算高,这也决定了迅雷上市的估值。

而回顾上市经历的背后,邹胜龙说:

最艰难的选择不只一个。比如说定价,左边是你的老投资人,右边是你的新投资人。你到底定哪合适?其实这是一个艺术,没有定哪合适,而是把IPO做成功的点合适。一开始你不知道,这需要很多的沟通。
未来成长空间在哪儿

除了资本市场调整策略外,版权保护也为迅雷上市铺平道路。今年4月,迅雷以“相关政策等原因”为由,清理了多部热门美剧。上市前夕,迅雷与美国电影协会签署了协议,将禁止用户对美国影视剧的非法下载。

但这一举动却得罪了不少付费用户。导致迅雷与用户关系紧张,大量用户声称“会员退费”、“卸载迅雷”等。

会员费收入占比过半的迅雷,要如何面对这一局面?一方面,过去政策性影响无法避免;但另一方面,如何在保证付费用户不流失的前提下,又能满足版权方的需求,成为上市后的迅雷面对的挑战之一。

在邹胜龙看来,迅雷未来更大的成长空间或在移动互联网和家庭互联网上。“如今迅雷的价值在于,用户在获得大数据的时候能够提高成功率,能够提高用户获得数据体验的速度。” 邹胜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目前迅雷主体业务面向最终用户提供数据云加速业务,这已在PC互联网上得到正面,而在现在和将来,同样的业务和同样的商业模式会在移动互联网,更多的在家庭互联网延展,这是我们公司现在和未来的收入增长点。

云加速是迅雷的一项增值服务,该服务通过迅雷旗下产品,向用户提供大容量数据加速传输到本地,提高用户的宽带利用率。具体而言,迅雷云加速是利用迅雷资源网络分部在全国各地的服务器,通过Smart CDN的方式将热门资源的索引存放到距离用户最近的地方,从而达到全速传输的目的。

邹胜龙预计,随着高清媒体,4K、高清视频逐渐的普及,对于用户端的内容传输,更高的体验要求也会增加。

而小米的引入被认为是迅雷闯关IPO的重要一环——通过小米加速进军移动终端、抢占客厅,用一个基于云计算技术的视频内容提供商的故事来打动投资者。

值得一提的是,小米对迅雷持股已经超过了邹胜龙本人,成为第一大股东。对此,邹胜龙表示:

一位创始人对于一个公司的影响力和控制权,并不需要股权来强化这一概念。很多互联网优秀的公司,包括深圳最有名的一家互联网公司,也包括我们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他们的创始人在公司所占的股权并不是有绝对的数量,但是他们对公司的影响力是非常清晰的。
邹胜龙称,小米销量的带动下,有助于缩短迅雷到用户端的时间。迅雷和小米的两个合作点,一个在于MIUI操作系统,另一个在于以互联网电视和互联网机顶盒为主的小米家庭硬件,这两个方向可以帮助迅雷在用户接触点上进一步加快在移动互联网和家庭互联网的布局,预计也给迅雷带来更多用户转化。

不过,邹胜龙在内部邮件中称,小米的投资以及与小米的“联姻”只是打开了一扇窗。他表示,迅雷和小米的合作并非独家,而是通过和小米的合作案例,把迅雷的服务提供给更多的互联网手机用户和互联网家庭用户。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创投分享会立场
Copyright©彩票网投APP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