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录:现代化十六讲(之十四:对中国未来几十年的政治预测)

2014-07-30 项目

展示量: 1183
李录:现代化十六讲(之十四:对中国未来几十年的政治预测)
导读:科举制没有能解决最高权力的选择及其合法性,同时它面对的是2.0农业文明时代的挑战,对于3.0文明时代对政府提出的特殊挑战略显不足。宪政民主制诞生于3.0文明时代,恰恰对科举制的弱项提供了许多有益实践。因此,中国未来的政治演进方向,最有可能发生的就是东西方两大制度创新,既科举制与宪政民主制的有机融合。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媒体转载需征得作者同意,个人转载请勿删改。欢迎关注作者新浪微博

十四. 对中国未来几十年的预测 ——政治篇

西方现代化过程中在政治上的一个伟大制度创新就是宪政民主制。宪政民主制从思想上源于启蒙时代的君权民授论,就是政府的权力源于公民的认同和授权。这是在轴心时代民重君轻思想上的发展与延伸。宪政指的是有限政府,既政府权力受到宪法制约。一方面,一国之中没有任何人的权 利高于宪法。同时,个人权利与自由得到宪法保障,政府不得随意干预 。宪政下的民主则指公民参与选举政府及政治权利分配的制度。 从实际政治发展、演化历史上看,宪政民主制反映的是伴随着3.0文明的出现,商业人士在社会中地位的上升,及政府在经济、社会中作用的变迁。代表新型自由市场经济的力量开始进入政府,使政府的功能逐渐发生变化,在经济活动中从管理、干预过渡到辅助作用,充分保护公民的财产权,提供、保护科技创新所需要的思想、言论自由空间。

宪政民主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历史上成功的宪政民主国家通常是宪政先于民主,财产权、经济自由早于选举权、政治自由。以最早也最成功的宪政民主国家英国为例,1830年,英国已进入3.0文明时代,宪政也已经实行了一百多年,公民也有了充分自由,但是此时英国公民也只能投票选举下议院议员,而有投票权的人占总人口不到2%。 尽管接受君权民授,授权也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政治权力的分配,最早从皇权到了诸侯, 再后来到了有产阶级选举权。选举权在有产阶级里,又从大产开始,逐渐扩大到中产、小产,后来到了男性白人、女性、有色人种,最后演变成任何成年人都可以投票。就英、美实践看,公民政治参与程度与经济发展水平直接相关,并随着经济发展的上升而逐步扩大。选举权的平等是从资格平等开始逐步开放,到了最后,当西方社会发展到了一定高度,几乎人人都成为中产阶级,都受到基本教育后,才变成了成年人一人一票,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这一过程直到二战结束四十年代末才真正实现。

社会政治权力的分配以选举结果来划分,人人都有可能,公开、透明、机会平等,所以这套制度有自己的合法性,也比较公平,有持续的生命力。

英美宪政民主制最大的贡献就是帮助英美社会平缓步入3.0文明,政府基本上不干预市场活动并在国际间推行自由贸易,公民有充分的自由、财产保障,公民参与政治的民主权利随着经济收入增加,逐步、缓慢开放。英美自由市场经济与宪政民主制共同造就了经济、政治上的机会平等,塑造了3.0文明的西方典范,并构造了在当时最有效、最大的自由市场体系。由于3.0 文明铁律的规模效应,这一市场最终成为今天全球化的国际大市场。

但是宪政民主制也有它的弊端。在充分民主的情况下,民意政治更能代表局部、短期利益,而常常与整个社会的整体、长期利益相矛盾。金钱在选举过程中的腐化作用更是雪上加霜。矛盾不可调和时会让保障社会整体利益的长期政策近于瘫痪(比如今天的美国国会)。邱吉尔的名言“除了我们已经尝试了的其他政治体制外,民主是最坏的了”并非仅仅是幽默。

再看中国的科举制,科举制的特点之一就是政治权力的资格制,人人都可以通过公开、透明、公平的考试、考核竞争机制获取分配政治权利的资格。通过对学习能力和治理能力的考核来选拔最优秀的人,政府选贤任能,把最有能力的优秀人才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社会上人人都有平等机会进入政府,从平民中选拔出的大量政治精英又让政府具有超强的远见与执行力。这一伟大的制度创新让中国在一千多年中领先西方,领先世界,至今仍有强大的生命力。今天,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成功的文官系统、职业军队都多少受科举制某些方面的影响。

同样,这一制度也有它的的弱点。 首先,科举制仅限于官僚体系,受皇权领导,而皇权是血统制,不是资格制。血统和能力没有必然关系,所以就造成了历史上中国整体政治受制于皇帝能力影响,明君和昏君差别巨大。对比慈禧五十年的统治和同期的明治日本、西方的差别,让人不得不扼腕长叹。另外,由于在农业文明时代政治通常是平民精英唯一的上升渠道,官员有更强烈的动机将政治权利转化成经济利益,官僚腐败成为不可根治的硬伤。

尽管有这些弱点,科举制仍不失为2.0 文明时代最伟大的制度创新,中国之所以能够在长久的历史中维系一个人口众多、土地广阔、社会相对稳定的国家,科举制是最根本的原因之一。 今天的中国政治仍然受科举制影响,资格观念依然深入人心。

科举制没有能解决最高权力的选择及其合法性,同时它面对的是2.0农业文明时代的挑战,对于3.0文明时代对政府提出的特殊挑战略显不足。宪政民主制诞生于3.0文明时代,恰恰对科举制的弱项提供了许多有益实践。因此,中国未来的政治演进方向,最有可能发生的就是东西方两大制度创新,既科举制与宪政民主制的有机融合

3.0科技经济需要政府保障公民财产权,提供科技创新的必要自由空间,并减少政府对经济的直接干预。为此,司法需要逐步独立,使法律既能制约政府行政权力又能保护个人权利、自由;军队等国家工具受制于国家宪法;在此基础上逐步建立宪政国家。

同时逐渐开放公民政治参与,但是与西方相比,参与方式将更符合中国历史、文化传统。比如政府也通过选举取得合法性,但是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是需要赢得的资格。职位越高,资格要求也越高,选举人及被选举人越少,层层递进。比如说在村子或街道里,成年人一人一票自治、自理。国家公务员则需要通过严格的考试,高职位则对学历、政绩、品德、民意更高要求,资格与职位相当,到了最高国家领导人,则在极少数拥有最高资历的人中平级选出。这是一种资格选举制,就是通过考试、考核、有限选举的结合方式选贤任能。在实践中,保持公民政治参与的程度与经济发展的水平相当。从历史经验上看,公民政治参与的热情与经济发展程度直接相关。经济处于低等发达时,经济发展是第一要求;中等发达水平时,对环境保护、生命安全要求更高(比如今天的中国大陆);到了高度发达水平,对政治参与的要求达到最高(比如今天的香港、台湾)。

执政党作为中国唯一现代政党,为了更好地吸收最优秀的人才并为全体公民提供平等机会, 也需要对全社会开放,通过考试、考核,公平竞争, 让人人都有机会凭本事参与政党内部权力的分配。在适当的时机,将政府高级主管的工资水平与社会、商业同等高管工资水平挂钩,建立指数对应关系,以高薪养廉。同时,大力削减政府权力,尤其是削减在经济领域里的权利,管理权从正面清单逐步过渡到负面清单。在此基础上,实施对腐败的零容忍。以严苛的法律、无情的党内纪律、媒体监督、民意举报等多种方式、多种渠道将腐败控制在最狭小的范围内。

完成这一系列改革后,在中国社会中将出现经济、政治两个对全民开放、机会均等的上升通道,大量社会人才进入市场经济领域,公平竞争,优胜劣汰;同时也有大量有公益精神的人才流入政府,通过资格选举制,选贤任能,在宪法限定下,精英治国。

人类从本性上追求结果平等,接受机会平等。凡提供机会平等的社会都可以持续发展,长治久安。

中国自1840 鸦片战争之后,绝大部分时间处于战争与昏政之中。自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由于国际、国内条件的变化,中国第一次有了专注于现代化建设的国内外环境,在随后的三十几年里取得了史无前例的卓著成就。在中国从2.5文明向3.0文明的迈进中,自然会遇到上述讨论的各项挑战。但是,自1840至今一百七十年的历史中,中国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好的环境和条件,在今后的几十年中,面对挑战,解决问题,并最终向3.0文明演进,在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彻底实现全面的现代化。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创投分享会立场
Copyright©彩票网投APP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