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荚刘亚平:用户变懒了挺好的

2014-08-04 项目

展示量: 955
豌豆荚刘亚平:用户变懒了挺好的
在《后会无期》首映前,韩寒说:“在我很小的时候,我有四个梦想,第一是要当一个科学家,第二是要当一个好的作家,第三是成为一个冠军车手,第四就是拍电影。

我没有看《后会无期》,到现在都没有看。我期待韩寒把《三重门》改编成电影,虽然《三重门》我也没有看。不过那个时候人们对待韩寒的态度,我个人感觉,和现在有很大的不同。

时过境迁,韩寒从一个高中生作家到现在的商业片导演,相比较创作者人生经验的变化,我更愿意说他是在被市场需求驱动着。韩寒是否还会戴着墨镜上央视二套的《对话》?是否还会和王朔打嘴战?

但是你不能说做生意、商业化的创作者有错,这不是对和错的问题。“小孩子才分对错,成年人只看利弊。”

在《后会无期》的媒体首映会之前,创投分享会约到了刘亚平,刘亚平在豌豆荚负责产品设计。他目测是个坦诚的人,我问他“车载系统的交互界面应该解决什么设计问题”,他回答说“不开车的人是非典型用户,不好评价”。他更愿意说豌豆荚在应对用户需求变化上的事情:《变形金刚》在电影院上映的时候,用户会在豌豆荚上搜索“变形金刚”,显然是不会有现成的在线播放视频的,于是他说豌豆荚就把这部分用户引导去合作伙伴购票。

可是用户在豌豆荚上搜索“变形金刚”,难道不是想找免费的盗版看?还真不完全是。就拿《后会无期》来说,你搜“后会无期”,豌豆荚上没有,帮你到猫眼买票到电影院看。购票的人次,公布的数据是 30 万。刘亚平说,“以前给合作伙伴导的都是流量,现在导的是钱,还挺开心的。”

跌破眼镜的是,豌豆荚没有从猫眼分一毛钱。我再三追问刘亚平,他再三肯定确实一分没有。我又去问在豌豆荚品牌推广的孟祥琳,他又再次肯定确实一分钱没有。“豌豆荚要和合作伙伴做彩票网投APP的生态。”他说。

一个彩票网投APP级的公司,培育彩票网投APP生态,专注移动搜索,豌豆荚是一个高度“谷歌化”的公司。

我没有用“仿谷歌”是因为很多公司都在“仿谷歌”,但豌豆荚是从里到外都很像谷歌的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至少很像早期的谷歌。豌豆荚的战略很清晰,做事情足够专注,产品设计和用户体验到处都有谷歌的影子。豌豆荚内部的工程师文化也和谷歌极其相似——这是一家不愿意在网上“打嘴仗”也不搞“恶俗炒作”营销的公司。豌豆荚最早的办公室就在谷歌中国的大楼,创始人王俊煜其实就是是谷歌的前员工。

豌豆荚很像谷歌细胞分裂出来的一个体,在中国互联网的环境里生长和进化。

谁说中国互联网是黑暗森林来着?这里攀枝错节,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深坑和陷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你就“涉黄”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你就“窃取用户”隐私了。这些事儿我们都看不清,我们都看清的,是豌豆荚简约便捷的产品设计,在黑暗森林里,着实算一个“奇葩”。尤其是碎片化极其严重的安卓,各种“垃圾”应用轻松获取系统权限“偷鸡摸狗”的安卓彩票网投APP,豌豆荚实在是一个异类。

刘亚平给出的回答比较中肯,但实在很官方:

“以前(某些产品)是不怎么动脑子或者是不怎么仔细去体会用户的使用感受,现在不太行得通,以前可以简单暴力的做什么事情,现在不行。以前可以做一些飘来飘去的广告,现在也行不通了,因为会对正常操作的干扰极大,而且用户离开这个产品的成本很低。”

但是我听到过关于用户体验的另一个说法是:国内的互联网市场,只要有内容,内容,产品设计上的作用不大。刘亚平说的“现在不太行得通”,是因为豌豆荚没有将用户当小白看,大多数时候,很多公司都在简单暴力地去做一些事情。在黑暗森林里,见不得光的事情太多了。

如果用户习惯了这种“简单暴力”,有没有什么严重的后果?谁知道。但是考虑到新一代用户正在“被培养”,一个规模庞大的用户群正在形成之中,貌似这是一个无法逆转的趋势。刘亚平举了设计上的一个例子:从前你设计一个图标,你可能会用磁盘的形状和样子,用户看到就知道这是一个和存储有关系的图标,但是现在有多少用户——尤其是新用户——见过 3.5 寸磁盘呢?

如果你习惯了“简单暴力”的产品,在一个“被培养”的互联网环境下学习、工作和生活,你永远也不知道 3.5 寸磁盘的样子。

但是这样好像也没什么不好,刘亚平觉得“变懒了挺好的”:

其实大多数人都有想要去更大的世界,只是现实的情况成本有点偏高…… 降低成本是我们做这件事情很大的目标,因为降低成本,用户才有可能去消费这些内容,才有可能发现更大的世界。

变懒了好不好?可能是好的。想起韩寒的四个梦想,不禁觉得:如果韩寒选择坚持专注地做科学家,可能也是好的。
Copyright©彩票网投APP ALL Rights Reserved